[苏兰][生子][BE]遗腹子

苏兰 ABO

私设多四姐名字方如汀(ting)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知晓二妹染疫而亡,方如馨从西域快马加鞭,一路风尘雨雪,赶回琴川。路途艰辛都暂且不提,方如馨看着出门迎接的自家弟弟哑口无言。

 

母亲在上,我家兰生,怀上了。

 

 

 

母亲去世后,父亲不久便逃脱红尘,剃度出家一心礼佛。方兰生从小就是由五个姐姐一同带大。或许是天意弄人,五个姐妹之中,馨沁二人皆为阳极,三个妹妹同是中庸。只这年幼的弟弟,体格柔软、面容俊俏,是个实实在在的阴极男子。

 

弟弟逃家出走时,如沁还辗转联系了她,叫她和江湖朋友招呼一声,如若遇上,对兰生稍许关照。几个月来,陆续收到回函,都说见到兰生一行,虽风尘仆仆,但多是完好,队中只一黑衣少侠和一红衣女子是为阳极,其余各人中庸、阴极皆有。

 

然而,红衣女子处事果断、稳妥,对幼弟保护居多;而黑衣少侠则似与幼弟不和,多有吵嘴。至于余下人等,只有一金衣女孩,兰生对她似乎多有亲近之意,然而那女孩还小,尚且感知不出第二性别。

 

将消息告知二妹之后,她仍是一副颇为忧心的模样,如馨却对她的保护过度颇有些不以为然,幼弟虽为阴极,但男子出外闯闯,到底是好事。但现在看来,方如馨感觉到脸颇有些疼。比大漠的风沙刮在脸上,还要更疼一些。

 

 

 

细细盘问了弟弟一路的经历,看着曾经年少轻狂的琴川小少爷,变得稳妥不少,甚至有些沉默地不像样子。方如馨心疼的同时,却不得不开口询问最为关键的问题。

 

“兰生啊,你老实点告诉大姐。”她低头看了眼兰生刚有些显怀的肚子,心有余悸地问道,“孩子的爹,到底是谁?”

 

“孩子的爹和妹子跑了。”方兰生一脸预料之中的迅速回道。

 

“你放屁!”方如馨听闻此言,顿时火气上头,一拍桌子怒吼。

 

“大姐,胎教。”兰生摸着肚子,不忍直视地转过头去。

 

母亲在上,我家兰生真的长大了(还不乖了)。

 

 

 

一个人怀孕带孩子总是太过辛苦,孩子的月份渐渐大了,就算自己和二妹夫在旁相助,对于兰生来说,也是过于消耗精神的事情。

 

五六个月的肚子已经颇有弧度,顶得衣裳都撑起了一个小圆球。自兰生回来后,就未再去过书院,然而他却从来不避讳出门。外头留言纷纷,猜的最准的就是孩子的爹爹死了。

 

那日被小弟戏弄了一番,如馨只得再回头去问对家中事情了解更清楚的二妹夫。才知道,兰生刚回家时,一身狼狈又珠胎暗结,日日都魂不守舍,头两个月里反应剧烈,饭都吃不下一口。后来让小厮去寻了出家的老爹,带了封信和一本经书回来,兰生看着才渐渐好起来。

 

而孩子的爹,就是那个和兰生貌似不和的黑衣少侠。

 

也是兰生的故事里,那个最后化为荒魂的年轻人。

 

 

 

月份愈大,兰生常常在夜里抽筋,偏偏他又只有一人独居一院,时常疼得彻夜难眠。可是,家里有没有其他阴极,从未伺候过孕中之人,就算是随身小厮也不能时时照拂。最后只得叫了已为人母的四妹方如汀回家,才算是有了方寸。

 

不同于从前在家下厨、绣花的日子,兰生可算是被好好地保护了起来。孩子倒也争气,除了些许不适之外,鲜少闹人。只是兰生的嘴突然刁了起来,连吃馄饨都要加上一大勺的辣酱。如馨在西域吃惯了这些辛辣之物倒是更加习惯,而吃惯了甜味的其他家人却是有些苦不堪安。

 

最后只得给兰生开了小灶,让小厨房单独做饭。如汀虽然吃得有些上火,却还很是高兴。她说“酸男辣女”,这个孩子肯定是个女孩,如果像兰生,一定也是个贤惠可爱的孩子。

 

至于若是像她爹爹,或许也是不错。

 

 

 

天气渐热,兰生的肚子越发圆起来,孩子的动静也越来越多,小小的脚印踢在肚子上,虽然看上去就很疼,兰生的精神却是不错,时常还在家人陪同下出门逛逛。

 

到了芳梅林的荷花都开了的时候,孩子入盆了。虽然下腹常常酸痛难耐,兰生也坚持每日在院子里走动走动。如汀请了远近最有经验的稳婆来家里,时刻注意、准备着,一家人都小心翼翼地关注着兰生和孩子。

 

直到一日云霞烧天之时,伴着稳婆的道喜和孩子的哭声,如馨突然想起了小时候母亲生兰生时的模样,明明已经虚弱不堪的母亲,用无力的手轻轻拍打着小小的襁褓,父亲来回踱步的声响、侍女来来回回地送着热水和毛巾、稳婆的催促和婴儿的哭声混在一起,成了纠缠年幼的自己许久的梦魇。

 

而现在,从前的婴儿自己也已为人父母,沾满汗水的头发比从前长了些,沾在额头和脸颊上。和母亲那么相似,却又那么不同。

 

“恭喜少爷,是个阳极的女孩。”稳婆打好了襁褓,将孩子抱到兰生身侧。

 

“女孩……叫沁儿。”兰生怜爱地拂过婴儿额间的红痣,嘱咐道。

 

 

 

“下去领赏钱吧。”如汀安排好了一众小厮侍女,又谢过了稳婆,才走进了内室。

 

看到兰生已经睡着了,还一手松松地揽着沁儿。孩子的眼睛还没睁开,肤色也有些红得厉害,只那眉梢眼角间,同弟弟长得很像,却又有些不同,额间的一点红痣,显得小脸更是精致。

 

如馨想起了友人传来的讯息里说道,那少侠眉间一点红痣,携一海东青,着黑衣,当是侠义榜新起之秀——百里屠苏。

 

又想起那句化为荒魂,散于天地之间。

 

 

 

她才想起,她的兰生,他的兰生,变得多么坚强。

 

 

 

唯不忘相思。

 

END(1956字)


评论 ( 2 )
热度 ( 49 )

© 墨夕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