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佐樱][隐鸣佐鸣]未亡人

坟茔聚集之地,常有幽魂徘徊,生时心愿未了,期身后之事可毕。



宇智波家在木叶空占着一大亩土地的旧宅,却人丁稀少。然而占便占了,据说从木叶村建立以来,这片土地便是宇智波家的,任谁都说不得什么闲话。

其长女出嫁多年,与七代目火影之子已育有一子一女,然二子尚幼,一子继承了父亲的白眼,二人却都还未显露出曾经最强瞳术的血脉来。

次子与其父面貌、志愿皆更为相似,多年来游历于各国之间,村人甚至他的姊妹都只得从各路传闻之中,方能得知其近况。

现任火影已传承之八代目,继任者曾是七代目爱徒猿飞木叶丸,众望所归之下接任上一任的传奇,继续他对木叶的守护的愿望。

至如今,距那次大战近三十年,世事变迁,时间也不会为英雄而有丝毫停歇。漩涡鸣人卸任火影也有数年之久,自其妻寿终过世,他便携诸尾兽隐居山林,再不问外事。

而同样身为传奇的宇智波佐助,长女出嫁以来更无消息,如同湮灭在海中的沙,连踪迹都难以寻查。宇智波樱与其女及婿同住,或知佐助之踪迹,却未向外透露分毫,常引流言四起,未有回应。

宇智波旧宅就这样被空置了下来,尽管无人居住其内,樱还是常常让其保持着一尘不染,木叶医院的工作繁忙,但身为院长,已经不需要她事事都亲力亲为,自然是空闲下了时间,为未归的丈夫和儿子时刻准备着归所。

年纪愈长,身边的人就越发的少。从老师到同期,甚至是幼徒,身为忍者,哪一个不是一身伤痛,就算不曾在战场上殉职,寿命也都算不得长久。

曾经在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离自己而去,有一些更是自己亲自在病房中送走,樱对于生死之事,本来已经看淡,却又勾起心头哪条思绪,变得难以承受起来。

她常在慰灵碑及墓地逗留,看着石刻的名字,不声不响,和多年前的白色身影似无半分区别,却又并不相像。

那一方小小的石碑上,刻上过也抹去过一些熟悉的名字,不可让族人死无所依,宇智波家故而在旧宅之后,临近南贺川处自辟一处土地,埋葬不可示于人前的那些名字,使得他们的魂魄不至飘零散落,成为孤魂。

这些坟冢大多并无尸身埋葬其中,精致的木棺中也大多只有他们曾经的衣物或随身之物,不过一衣冠冢而已。然而这里的名字上从未蒙过丝毫灰尘,祭拜之人一天都未曾拉下,即使他自己的名字都已刻上坚硬的石碑,任有无法放下逝去之人的人,常常徘徊于此,久久不肯离去。

而樱并不常去那片墓地,只每年盂兰盆节时,才会独自一人,避开村人的耳目,来到这片因果起源与终结之地。

刻着宇智波家的石碑早早地便被打扫干净,坟茔前的土地都仿佛还留有谁站立过的痕迹。她打开摆放贡品的食盒,依照每个人生前的喜好依样摆好。

宇智波家的人从来都是轰轰烈烈,死后却也是一样的安静,连梦中都从未造访,樱默然立在这一片寂静之中,仿佛连气息都要融进风里,已经是祖母辈的女人,脸庞却仍然是昔日的模样,若不是在这死亡之地,和多年之前意气风发的少女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差别。

成为了传奇的他们,也不过是和寻常人一样的生老病死,生活连平淡都算不上,简直就是乏味。然而这种乏味是他们求之不得已久的,所有人都安定下来的时候,佐助却希望重新踏上旅程。多年相知,樱知他不是甘于现世之人,而阻止更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只得带着儿女送他离开。而她也知道,他的身影还会再次出现在她眼前,所以连等待都变的甜蜜起来。

这种甜蜜却无法延续下去,每次回来的时间越发得短,每次离开的时间又越发得长,佐助说着对不起,走出村子的脚步连犹豫都没有,更无需留恋的回头张望。

孩子们渐渐长大,对于相处不久的父亲也有过怨怼,却也难掩崇敬。威名在外的宇智波佐助给木叶带来的,不仅是安宁,更是未来,来自各国的合作书纷沓而至,六代目旗卡卡西在任期间,便合纵了几乎所有小国,或用劝诱或用武力,也许是他和卡卡西之间的秘密协议,分崩的小国渐次加入五大国之中,他用自己的方式完成许下的誓愿,也不破坏和挚友的约定。

而这样的宇智波佐助连带鹰小队却在某一个时点突然失去了一切的消息,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再次叛逃了,流言四起中,樱用与以往一般无二的态度过着每一天的日子,阻断了攸攸之口,也阻断了其他人窥探的视线。

那是一个并不寒冷的冬天,已经过了11月,还只见落叶纷飞凋枯,阳光下还是晒的人发汗。随着相邀新上任的八代目火影洽谈合作的卷轴之外,还有一封寄给樱的家书。

说是家书,其实不过只言片语而已。佐助从来并不多话,也不做多余的事,连信中都是如此。那封信只有樱看过,称其不过是普通的家书。而那是木叶村人得知的最后的关于传奇之一的故事,其后数十年间,只有流言能证明佐助的去向。

樱看着石碑前鲜红欲滴的番茄,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她或许是在悲叹自己的爱情,或许在怀念曾经的爱人,他总是离她那么远,就算曾经靠近,她也不过是他生命中的过客之一。

而那徘徊于坟茔之间,不愿离去的幽魂,或许曾经走进过他的生命之中。最终,也只是平静的埋葬于此。

END(1959)



今天更新之后,我就出圈了。大家有缘再见。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墨夕安子 | Powered by LOFTER